贵州核桃坝村种植茶树发展观光农业 破译土地密码

导读: 初春的贵州湄潭县湄江镇核桃坝村里,万亩茶园泛着油亮的绿光。离春茶开采只剩一个多月,茶农刘国伦密切关注着自家的32亩茶园。

初春的贵州湄潭县湄江镇核桃坝村里,万亩茶园泛着油亮的绿光。离春茶开采只剩一个多月,茶农刘国伦密切关注着自家的32亩茶园。他告诉记者,在茶园套种树木既满足了茶叶喜阴的需求,又能更好发展观光农业,说到底就是“让土地多生财”。

人均3亩茶、年人均纯收入1.4万元、150户“百万元户”,小康水小康路小康电小康讯全覆盖……核桃坝村2014年的一组数据令人瞩目。但是,在村支书陈廷明眼里,这些还“远远不够”。他说,今年要推动茶叶“上网”“出国”,打造茶旅一体化产业,为村民增收再加一把力。

连日来,记者在被誉为“中国西部生态茶叶第一村”的核桃坝村“蹲点”采访了解到,几十年来,村民一直在围绕“土地生财”做文章。地处黔北丘陵地带,核桃坝村土地破碎、沟壑纵横、缺水灌溉,村民种下的苞谷、土豆产量极低,温饱问题多年无法解决。尽管有较长的种茶历史,但村民种在房前屋后的茶叶多用于家里做油茶,“自家种茶自家吃”,茶叶“养在深闺”。

上世纪80年代,贵州省茶叶科研所的科技工作者在核桃坝的土地中发现了丰富的锌、硒等微量元素。加之适宜的海拔和气温,这里种茶占尽天时、地利。专家建议村民放弃“小打小闹”,走规模化的茶产业道路。

陈廷明说,核桃坝村的茶产业经历了扩大面积、产业分工和拓展市场3个发展阶段。为了破除传统农业思维,村里“支部带干部、干部带党员、党员带群众”发展茶产业。随着土地承包、流转等方式出现,茶园面积逐步扩大到目前的10640亩,全村适宜土地上几乎都种上了茶树。

明确的产业分工是核桃坝村“因茶而富”的一大利器。几年前村民陈永将家里的8亩茶园承包出去,专职做茶叶加工。仅2014年,她家的茶叶作坊就生产了6万斤茶叶,远销四川、广西和江苏,目前,村里的茶叶作坊多达58家。

产业细分更是催生了村里一批拓展市场的能手。为了从出售茶青、茶叶初加工的初级市场摆脱出来,一些村民走出深山寻找市场。年收入50多万元的村民景林波告诉记者,自己在外跑了多年,有了稳定的客源,下一步要打造自己的茶叶品牌,扩大市场。

在核桃坝村,越来越多的茶农像陈永、景林波一样,在茶产业链条中找到了适合自己的位置。“产茶、做茶、卖茶,适合的人做适合的事。”村副支书何绍周说。

尽管核桃坝村的土地生财之道让外人羡慕不已,但陈廷明认为,村民破解了土地的“密码”,但是还没有完全破解市场的“密码”。从茶园到茶杯,茶产业体系存在不稳定性并且在加剧,核桃坝村进入了产业结构调整期。

记者采访了解到,以前核桃坝村只采春茶做绿茶,夏、秋茶闲置。现在村里已经有企业收购夏、秋茶生产红茶。同时,还有企业生产茶籽油、茶树菇和茶多酚,将修剪掉的茶枝等原料“变废为宝”。陈廷明给记者算了一个账:如果把夏、秋茶的资源用起来,市场打得开,每亩茶还可以增加收入2000元。

此外,利用茶园发展的旅游业已成为村里经济的新增长点,集茶文化体验、特色餐饮和观光旅游一体的国家3A级旅游景区“茶海生态园”正吸引游客纷至沓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