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端萎缩盈利收窄 浙江茶叶产业的增长点在哪

导读: 春天,是一个属于茶的季节。但对浙江省茶农来说,“茶钱”变得不好赚了。

春天,是一个属于茶的季节。但对浙江省茶农来说,“茶钱”变得不好赚了。

干茶每斤售价在一两千元不等。”杭州西湖区龙门坎村的茶农魏彩萍,不咸不淡地招揽着生意。魏彩萍说,谷雨前采摘的茶叶,品质跟明前茶相差无几,但现在的价格比早些年要便宜多了。四五年前,这个时候的西湖龙井每斤还能卖到三五千元甚至更高,就算去年,最便宜的干茶单价也在2000元以上。

让魏彩萍更郁闷的是,茶叶价格下来了,销量并没上去。魏彩萍告诉记者,今年以来龙门坎村收茶的茶商少了许多,前些天还有个老客户告诉她,去年从她家买的茶叶都还没卖掉,今年也就不敢多拿。而魏彩萍自己家里,去年的陈茶也还有没卖出去的。

茶叶的价格和销量都不如意,魏彩萍还不得不面临不断上涨的人工成本。她算了笔账,4斤半鲜叶炒一斤茶,一个采茶工一天的工资130元至150元。炒茶成本同样不少,炒茶师傅的工资每天要300元至400元。算下来,一斤茶叶采茶和炒茶的成本要500元左右,“还不算前期管理成本。”

种茶赚钱,不像前些年那样简单了。而另一边,浙江省的茶园面积和茶叶产量却每年都在不同程度增长,更有不少地方的茶农外出贵州、云南种茶。2014年,仅浙江省的茶园面积就达到287万亩,茶叶产量16.9万吨,同比分别增长4%、8.2%。

经历了过去10多年前所未有的高速发展,茶叶在成为浙江农民收入增长的一片“金叶子”的同时,也逐渐暴露出诸多矛盾,尤其是近年来高端市场的逐渐萎缩,茶叶产销失衡隐忧日益突显。如何做到茶产业的传承与光大?在实践中提出了新的问题。

高端萎缩盈利收窄

茶叶与消费者关系的改变,松阳县茗春茶叶农机化专业合作社的张光也深有同感,“礼品茶少了,自己喝的多了。”他种的400亩绿茶、350亩白茶,根据这段时间的销售,调整后,今年的茶叶价格是明前绿茶每斤500元,白茶每斤800元至1000元。

高端市场的销量下滑,在浙江大学CARD中国农业品牌研究中心主任胡晓云的眼中,并不意外,“受茶叶投资热潮降温、游资炒作减少等因素影响,高端茶叶原本就是个‘泡沫’:购买高端茶叶的,很多都是作为‘礼品’;其销量中只有很少一部分是真正自己品茶、喝茶的。”

然而,在这场“寒流”中,中低端的“大众茶”却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。以中低端茶叶交易为主的松阳浙南茶叶市场,2014年的交易总量达到了7.66万吨,总额46.15亿元,分别比上年同期增长7.52%和19.51%。

浙江的众多茶企,也正在求变。宁波一家茶叶销售公司的经理钱玲燕告诉记者,去年以来,公司的整体销售下滑了10%左右,尤其是高端产品,销量萎缩近一半。“今年,我们主动转型,现在高端产品与中低端产品的比例由以前的2∶1调整到了1∶2。”

茶产业的整体发展,还是要抓住最大的消费群体,还是要把眼光放在大众茶上。省农业技术推广中心茶桑技术科的陆德彪说:“我们非常看重的明前茶,价格高,但销量也小,一旦销售遇阻,茶农大多采取降价措施。这对茶农来说是非常不利的。”

相比茶叶价格的下降,茶叶生产和管理成本的提高,更加挤占茶企的利润空间。省茶叶协会的一份调查材料显示,杭州龙井茶三大产区,即便是最普通的龙井,每斤的人工成本也要200元以上。像浙江这样高的人工成本,在全国也是数一数二的。

“浙江受资源制约,劳动力紧缺,成本上升,现在在采摘、加工这块尝试采用机器换人的方式。目前,大宗茶修剪、采摘机械化水平超过90%,名优茶机制率达95%,已经基本实现机械化生产。”陆德彪说,“不过,效果也是各有优劣。”

柯桥区兰亭镇是全省最早采用茶叶机械化生产试点之一。“机械炒茶在省工节本方面的效果,这几年的确让茶农得了不少实惠。”绍兴民胜机械有限公司的炒茶师傅王生厌说,“以前我一个人用4小时才能炒好1斤干茶,现在我用机器,一天能做出100多斤。”

据介绍,目前茶叶机械作业已覆盖了茶叶辉锅、炒制、提香等各个方面。“以前不少名优茶都强调手工炒制,但现在,不管是大众茶还是名优茶加工,现在机械都已经能胜任。”省农技推广中心副主任吴海平说。

不过,机械采摘的推广并没有机械炒茶那般简单。尽管机采比人工采摘的效率提高8至15倍,并降低50%至70%的成本,但采摘要求也高:茶树发芽时间要一致,长出的鲜叶要整齐……这意味着在茶叶培育过程中必须做到高标准。但浙江省大多数的茶园,分散到户的粗放式管理方式,标准化难度很大。